Esc,

ARTICLE PAGE

黑板樹花開了,臭了一片夜晚

又到了這個季節,鼻子告訴我。

隨著太陽越來越早下山,夜晚越來越沁涼。

櫻花在高山上默默的開了,楓葉也悄悄的紅了。

只有在山上看得到紅楓的這個季節,也不知道到底是山上才夠冷,或者山上才有楓。

總之我只在太平山上看到紅楓;

還有不知道季節對或者不對就在偷開的櫻花。

雖然我就只去了太平山,畢竟東部,是這個季節退居在中央山脈後的最後殿堂。

藍天也躲在那裡,湛藍的那個藍天。

這個季節,氣溫高居攝氏30度的季節;燒田的季節;冷氣還開著的季節;周年慶的季節;拿出厚外套的季節。

黑板樹花開了的季節。

在灰濛濛的背景上,有什麼花開了,交大校園,學府路上,冷不防的,一股花香衝進鼻腔。

對了,那個灰濛濛的背景,我說的就是PM2.5沒錯。

好臭,抬眼四顧,這個花絕對稱不上好看,就算數大也不美。

滿樹的小白花,到底是不白呢,或者太小呢,總之,就是沒有進入美感的黃金比例區間。

太臭了,刺鼻的臭,說是酸呢,不如說是什麼東西悶在櫃子裡太久發酵發霉還是怎麼樣總之是餿掉了那樣。

絕對不是路跑的時候,缺氧的時候,想好好深呼吸一下的時候,一鼓作氣衝進鼻腔會喜聞樂見的那種。

這個城市,味道充斥,只是在這個季節,又多了一種強勢。

說好的〈故鄉的桂花雨〉呢?

我早就知道課本都是騙人,我的故鄉哪來的桂花雨。

說好的〈稻香〉,說好的螢火蟲,童年的紙飛機,現在終於死在我手裡。

這個季節,這個黑板樹花開的季節,這個吹冷氣的季節,這個政府呼籲西半部居民不要外出活動的季節。

這個聞不到桂花香,看不到螢火蟲,雁過越來越少的季節。

秋天,我們這麼稱呼他。




註記:不過秋天本來就不是螢火蟲季呢。(巴頭)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