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茶湯會

大雨天,煮沸一壺水,拿出在鶯歌挑選了很久的側耳白瓷壺,溫壺,取出魚池日月老茶廠訪得的阿薩姆紅茶葉,灑在茶壺內鋪了一層底,注水,打開手機計時,第一泡,一分三十秒,濾進茶海,溫熱的壺中散發出甜甜的茶香,茶葉也微微張開,第二泡,依然是一分三十秒,忍著立刻啜飲的慾望,將茶湯再注入茶海,第一泡的完整香氣,和第二泡最溫潤的茶香相互融合,茶葉也舒張開來。第三泡,三分鐘。

泡茶,喝茶,聽雨聲。

我想著該怎麼形容這一刻的感受,結果第一個閃現在腦海的詞竟然是:茶湯會——這個畫風不太對。

然後我就想起有一陣子很愛的茶湯會鐵觀音拿鐵,鐵觀音的苦澀,融合林鳳營(那時候還是林鳳營)的香濃(林鳳營說的),鮮奶打成濃密的奶泡,加糖,配上口感清爽的小碎冰,設計過的好看紙杯戳入一次性的塑膠吸管,大力吸進一口,嗯——一杯讓人立即分泌好心情賀爾蒙的飲料。

只是透過紙杯根本看不到茶湯的顏色,就算看到了也是奶色。於是我根本沒有認真想過茶湯會這個名字,也難怪這家店剛興起的時候,我老是記不住名字。

到了今天,我總算體驗到了什麼是茶湯會,雖然這個名詞已經變成了連鎖飲料店店名。觀其色,聞其香,啜飲一口,數種不同的香氣在鼻腔和口腔之中,深深淺淺的共鳴譜出了一段悠揚的和弦,繞梁三日,溫潤甘甜,就是一場茶湯的演唱會,我用鼻子和嘴巴聆聽,用眼睛欣賞。

fc2blog_201604131551492a8.jpg

忙碌的生活,讓我們的周遭充斥著各種廉價卻奢華的享受——得到的愉悅很廉價,付出的代價卻很奢華;就像是這場大雨,我預期的是青草的芬芳,真實卻是園區工廠的噁心廢氣味,在人生庸庸碌碌的運轉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雨後的青草香就成為了奢求,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任由山林消失,生物滅亡,換來生活中一碗又一碗,一杯又一杯的化工品;有時候,忙碌也許是一個自我滿足的藉口,就怕停下來好好思考的時候,被認清事實的瞎忙和代價驚慌淹過;搞不好領導層級付出的最大成本就是確保大家都瞎忙的沒有力氣好好想想。

免費的總是最貴,我想念雨後的青草香,和沒有霾害的湛藍晴天,但是我買不起。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