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跑步告訴我的事——從住處二手菸到台灣霾害

跑步讓我想通了一些道理,其中一個是:跳出原本的小框架看待事情。

幾個禮拜前,我被樓下的房客傳上來的菸味惹毛,因為我住的大樓裡面浴室的通風系統是相通的,所以樓下煮菜啊,洗澡啊,幹嘛的,味道就會沿著排水孔或通風系統飄進我的浴室,更別說是存在感超重的菸味,而且還是味道很重的那一種。我超級討厭菸味,非常抓狂。(我確定是樓下飄來的,因為我住頂樓。)

忍了三天,我跑去找管理員,管理員跟我說:「我們不能限制住戶在他們的房間裡抽菸,那是他們的自由。你可以把你家浴室的門關上,開抽風機。」

WTF?

什麼時候拒吸二手菸不是另一種自由了?而且我的浴室沒有對外窗,濕氣很重,瘋狂發黴。這是什麼單向的處理方式?

雖然極端憤怒,我還是試著從另一個角度,努力的釋放我的善意和解決方法:「還是可以請他不要在浴室吸菸?也許他不知道味道會飄上來?」

「我會跟他說,我們可以跟他勸導,但是,不一定可以改善。」

然後又過了三天,情形一點也沒有改善。我忍了又忍,還是跑去找管理員了,重申了一次我的問題。

管理員說:「我不能直接上去找他,他會覺得我在騷擾他吧?我只能等他來拿包裹的時候再跟他提。」

我在管理員前面拳頭鬆了又緊,緊了又鬆,做了三個深呼吸,努力地吞下所有我要爆出的話(那他什麼時候要拿包裹?要是他一直沒有包裹怎麼辦?他住哪間?不然我自己去按門鈴跟他提?),掛著很虛偽的笑容,跟管理員說了謝謝。

我想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當對方表現出對他自己說的話深信不疑的時候,有時候我會直接放棄溝通這方面的看法,尤其是面對自身利益牽扯的問題;儘管我覺得他的話漏洞百出,吐槽點多到不知從何處著手。但其實這已經是我個人的一大進步,在以前,我會嗆出我的看法;但現在,我願意先保留自己的看法,也許對方也有他的道理也不一定?(雖然我當下完全看不到)只是我也沒有信心我可以做到不帶情緒的“交流”,所以需要冷靜一下,雖然常因為這樣錯過時機。

又過了兩天,家裡浴室依然是禁地,我甚至會因為不想聞到菸味而不想上廁所,這就是我討厭菸味的程度。

外面天氣好了一點,我出去跑步。

跑步很無聊,我邊跑邊盯著水泥地上的切割線發呆,想著這一塊不知道代表幾公尺,你知道的,腦袋放空有時候就是天馬行空想著不太重要的事情。

然後,一個想法突然擊中我:「我隨便幾步就跑出幾公尺,今天還要跑到幾公里,家裡浴室才多大,我幹嘛要因為不到兩公尺長的地方這麼生氣?不用3秒鐘就可以跑出去的地方?」

所以我就這樣突然的想通了,發現生這種氣很不值得。

不過,幾天後,家裡就聞不到菸味了,樓下可能真的不知道通風系統相連菸味會跑上來吧。這故事告訴我們,有時候我們認為理所當然要知道的事情,別人可能真的不知道,所以根本不知道你在生氣或氣什麼。

我很高興事情解決了,否則我就算不跟家裡浴室生氣,我也會立馬搬家。


今天讓我生氣的是霾害問題,今天早上竹東的PM2.5霾害嚴重程度是紫爆,整個西部除了台北都紅紅紫紫的,原因是「受大氣擴散不佳影響」,而環保署提供的建議是「任何人如果有不適,如眼痛,咳嗽或喉嚨痛等,應減少體力消耗,特別是減少戶外活動。」

WTF?

不是應該馬上減少排放量嗎?或者檢舉工廠啊,課罰款啊,任何手段,拜託,解決問題,從源頭!

怪大氣擴散不佳是哪招?我默默的看了一整個冬天的霾害,過了一整個冬天都還在怪「大氣擴散不佳」,Do something, please?

這件事很少出現在我的臉書上,我有一堆住在台南的朋友,他們好像都沒有被這件事煩到,至少沒有在臉書上抱怨,在我看到霾害程度是黃色很煩躁的時候,那裡早就紫爆了,還可以跑出去野餐打卡?這是為什麼我忍了一個冬天,因為我想著南部朋友都沒說話了,我這裡只是黃色沒什麼好說嘴的。

是說我可以理解他們不對這件事發表看法,因為,除了抱怨可以幹麻?什麼事也做不了。也許吧?

直到了最近的悲劇,風向起得如此之快,我整個臉書,一整天,被反廢死洗版。直到了晚上,不知道是熱度降了,還是理智回歸,還是我按了幾個相反立場的po文讚,所以臉書自己幫我篩選了文章還什麼的,總之,到了晚上我終於沒有在版面上看到某些一直跳針的粉絲頁。

哇!一陣旋風。顯然在某些敏感時刻,就是要立場正確的回答一些是非題,免得人家把你劃入冷血的圈圈。

只是我不懂的是,霾害的嚴重程度,範圍上和時間上,尺度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危害不止於小孩,還有他們的小孩,不知道到哪一代,口口聲聲維護孩子生命安全的人,這時候的立場呢?

是,霾害原因就是「大氣擴散不佳」,大眾氣氛的那個大氣,大家何不再一次凝聚起那一陣吹走霾害的旋風?

總之,回到原本的主題,也許我應該把我自己浴室的經驗拿到這裡來,安撫自己一下:台灣,彈丸之地,一日雙塔就可以騎完的地方,世界這麼大,我幹嘛要把自己困在這裡生氣?或者朝地球徑向的方向跨出去,到外太空,連空氣都沒有,霾害就不重要了。

事實就是我就是被困在台灣,我就只能默默的在台灣生氣;我就被困在地球,我就只能默默的在地球生氣,頂多化化悲憤為力量,寫個網誌,臉書po幾篇文,關注一下自救粉絲頁,按幾個讚,然後小心不要被傻傻的帶了風向,努力試著多獨立思考,然後在下一代問我「沒下雨為什麼不能出去玩?」的時候,哭著道歉。

我們小時候是:「我感冒了,馬麻不準我出去玩。」
以後的小孩子是:「馬麻放我出去玩,結果我感冒了。」(請注意:PM2.5導致抵抗力下降)

我誰都不是,只是一個想去戶外活動,解解我的Nike跑步任務,得到一點點成就感舒舒壓的小人物。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