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我上哲學課

在我沒上過哲學課的時候,哲學對我來說是以前背過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還有,過時。畢竟我們都有科學了,為什麼需要哲學?用想的有用嗎?實證才是真實世界的王道。

結果我莫名其妙的上起了哲學概論的開放式課程,起因是當我搜尋關於程式的開放式課程時,有一篇文章在一堆程式的開放式課程中,塞了一門哲學概論,他說,對於寫程式很有幫助。基於好奇心,我就選了哲學概論:https://www.coursera.org/learn/philosophy/home/welcome

第一堂課有一句話就吸引我了,他說:“哲學是什麼?有很多不同的解釋,但他的想法是—”
“Working out the best way to think about things.”

一句話改觀我對哲學過時的門外漢想法,哲學其實是科學的基石,是一種人類智慧累積成的邏輯思考,雖然這個學科真的跟科學近代的瘋狂發展分隔了開來,但是總是會在科學中看到這些邏輯思考的脈絡。

比如說,什麼是知識(Knowledge)?
知識需要“真實”(True)和"相信"(Believe);也就是說,一個命題若要為真,它需要同時滿足:
1. 命題為真 That proposition is true.
2. 此命題能被人相信 One believes that proposition.
除此之外,柏拉圖加入第三個前提:
3. 這個信念能被驗證 One's believe can be justified.
以上為知識的三元分析。

看看那個精美的第三點前提,這就是科學的精神,實證。人類的理性其實起源的非常早,但是發展得很坎坷呢,看看週遭連驗證都沒有的各種謠言和傳說,我們竟然都會多少不小心的相信,西元前四百年就提出的知識架構,到現在都沒有完全落實,可見人類的理性抗戰的有多艱辛。

但是以上還是不足以構成正確的命題,於是有Gettier counterexamples,他認為以上三個前提沒有排除掉運氣的成分,一個簡單的例子是:時鐘剛好在12或24小時前停止,但是在經過剛好12或24小時(當然還有36,48,...)後,你剛好得到正確的時間,所以:1.時間是對的,2.你相信時間是對的,3.你看到的時間真的是對的。但是這一切都是源自於誤會。

所以怎麼解決三元分析的不足?

先跳出知識論,回到對於哲學學科的看法,我想哲學就是一步一步的靠著邏輯推演,試圖用人類日常經驗和語言,理解論證這個世界。相較之下,數學就是用抽象概念證明,但是這是很多人類都無法理解的語言;物理呢?發展至今,我覺得物理已經更多的偏向實證了:我不知道這個命題是否為真,我本人也聲稱沒有任何偏頗,但是實驗做出來就是這樣,所以他就是這樣,得證,幸好我們還有一些偉大的很難驗證的理論,讓學科中還有一些信念?

但是,也許這些抽象的真實啊,信念啊,都不是很重要,現實說什麼那就是什麼,難道還可以反抗現實嗎?所以說知識只需要滿足前提3呢?

這樣說起來,也就是前提2的信念讓我們堅持到能夠提出Gettier counterexample了,就是因為對於現實持有那麼一點懷疑,我們才會窮究真理。


—待續—(喂!)

題外話,昨天看書有一句話深深的震撼到我,所以有了今天這一篇關於哲學的引言,不過我等不及鋪陳了,先貼了再說:


簡單解釋一下,柏拉圖國度由“理型”構成,理型是一種完美概念,像是完美的圓,完美的善,完美的正義,還有數字本身(3,7什麼的),理型是一種心智可以理解的永恆的概念,但卻不在真實世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