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Woman in gold (名畫的控訴)——討論正義



這是一部描述重申正義的故事,依照真實故事改編。1938年,在維也納上流社會的猶太裔女主角(瑪麗雅)和她的家人被納粹迫害,因而逃亡定居美國,多年後(1998年),因為在報紙上讀到藝術品返還計畫,而希望透過司法返還他家人曾經擁有,卻在納粹統治時被搶奪的一幅名畫“Woman in gold”,是奧地利知名象徵主義畫家克林姆所做,畫中的女人是瑪麗雅的嬸嬸,關係非常親密;因此身為家族多年後唯一還活著的親人,遲暮之年的瑪麗雅聘請了一名年輕律師,他是同樣流亡美國的猶太家族的孫字輩一代,打起冗長的返還官司。有趣的是,年輕而在美國成長的律師,一開始是看上畫作超過一億的價值;而相對的,在當時各種思想活躍的維也納成長的瑪麗雅,想找回的只是她的親人,和討回被當時政府羞辱的正義。這部片著重的部分不在當年沈重的猶太屠殺,也不過度鋪陳當年親人生離死別的苦痛,而是一個經歷過這些的倖存者,在好幾十年後,透過法律找回正義和畫作的故事。過去和現在的對比,年輕和年長的衝突和交流,美國和歐洲的文化,奧地利的漂亮歷史建築,還有我看不懂但是金光閃閃的畫作,讓這部片充滿了色彩,字面上的色彩,和引申意涵的色彩(這裏指稱多元性,不是情色)。

以上的劇情介紹,除了介紹劇情外,還說明了我懂這些小人物對上官方的勇敢,司法追求正義的感動,等等這些正向的資訊。但是在這些happy ending之外,這是一部從在美國的瑪麗雅角度出發的電影,這是屬於瑪莉雅的正義,當然她也沒有濫用她得到的正義(她雖然得回了畫,賣給了紐約畫廊,但是還是捐出非常多的所得給慈善機構),只是這部片也有很明顯的壞人:納粹(全球公認的大反派),維也納美術館。我想為了電影片長的限制,導演找了帥哥來演好人,然後一臉高傲欠揍又不好看的人去飾演反派也是很合理的;但是這部片畢竟是以探討正義為名,這麼明顯的好惡分明真的好嗎?尤其是畫作最後以被販賣給紐約畫廊劃下完美結局......這件事,讓身為非美國人的我心裡很疑惑這個正義的正義性。

這幅畫的天價,我想先是來自於畫家克林姆的價值,然後是畫中女人被奧地利人視為精神象徵,而稱之為奧地利的蒙娜麗莎(也就是說這個精神象徵純粹來自畫或者名畫家克林姆,和瑪莉雅的嬸嬸本人沒有直接關係)。我的意思是,畫家被有錢人請去作畫,於是有錢人有權在家裡懸掛這幅畫,這件事看起來沒有問題,但是這幅畫被如何估價,而誰應得這筆賣畫巨款,很有問題,而且這問題就跟我們現在被炒作的房市有相似之處:地主在地價低廉的時候擁有很多房子,但經過都市規劃發展和炒作,讓那塊地有了天價,地主的子孫可以繼續住在房子裡沒有問題,但是他的子孫如果把房子賣掉,他應該得到多少錢?什麼是正義?誰的正義?土地的天價和地主本人沒有關係,是一個群體現象,於是財富不是應該歸於群體嗎?

藝術,和正義一樣,都是人類的一種憧憬,一種精神寄託,有與生俱來的崇高性,不同的人,看到不一樣的想法,不一樣的價值。但是把藝術和財富結合,把正義和個人利益結合,就像是我們把一個複雜的波函數單獨投射在一個維度,得到的就不再是真正的面貌。於是,把以上論點套用到這篇文章:我很高興人類理性的發展,到了讓我在寫這篇正義的論述時,自己也被繞暈的程度,這不是我個人的成就,而是人類群體的成就(過時的謎之音:沒人想分享)。

總之,這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但是最後賣給紐約畫廊展覽我很不懂,但也許逛那個畫廊不用錢吧?我也不清楚。但是歷史的錯誤應該更正而不是讓他留在過去,是一個很勇敢的精神。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