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他舉起右手點名—蘇打綠 冬未了

我很喜歡蘇打綠冬未了這張專輯,裡面最喜歡的是“他舉起右手點名”這一首歌:

對我來說,這是一首很有力度的歌,如果聽CD無損檔版本,打在節奏感上的控訴感很強,,可惜youtube的版本聲音比較悶,所以稍嫌溫柔。




這是希特勒集中營的想像,也是我們現在社會的投射,身體的凌虐從法律上被禁止,心理上的霸凌卻還在這個所謂自由民主開放的社會上蔓延。日常生活中,朋友聚會的嘴砲不傷人(因為實在太嘴),但是鄉民們一句話測風向洗版的煽動性卻很可怕。別說政治了,就連在逛ptt男女版的時候,我常常很好奇這些發文求助的原po耳朵到底有多硬,心智要有多堅固,才承受得住下面的逐字剖析瘋狂打臉,假借理性中肯之名,行斷章取義言語霸凌之實,還要加上下面對齊推文“中肯”的雪上加霜。原po也許有問題,但是我們誰沒有罪,可以這樣朝著他人義正嚴詞的丟石頭?這些推文可能毀了真正想求助的人,卻將偏激者更推向偏鋒。

難道這樣的自詡正義就可以讓玻璃心進化了嗎?君不見身體刑罰這麼多年,人類也沒有演化成18銅人啊。誰沒有一顆玻璃心?要不要捧出來被無意義的踐踏而已。

政治就更別說了,有人說,理念一定要走到極端,才會讓民眾看到並且思考然後偏向那樣的概念。比如說,護樹團體就是要護每一棵樹,不問原因公開譴責每一個砍樹的政府或集團,否則就會有人質疑護樹團體的私心。雖然我抱著很強烈的懷疑,但也許現行的方式只能是這樣吧,用偏激喚回理性?不過這也讓社會上多了很多跟風者,將自身強烈的憤怒,投射到被形塑出的黑影上,以理念不合為名,行發洩情緒之實。

社會發展也許就是這樣吧,走兩步退不知道幾步,像布朗運動一樣,和各個理念與私心碰撞,然後轉彎,外加場的方向大概就是所謂的風向;私心不會消失,理念一直改變,偶爾吹來一陣大風加速行進,然後政黨輪替又換了風向,我們就是好好的做某一個會獨立思考的粒子,等著讓社會跟我們碰撞一下,短暫為我們轉彎,可能在統計學上不計,又有那麼一點意義。

(我說,怎麼從霸凌議題歪來這裡...大概是下面的原版介紹把我要說的差不多說完了吧)



附上youtube裡的介紹和歌詞:
究竟什麼人有權力對別人的生命做出任何決定呢?

這首歌是在想像被希勒特下令帶往集中營的一群人,被拐騙進永無天日的火車上,一路到未­知盡頭的心情,如果我是一個隱形者,有能力聽到當場他們沉默下思想的聲音,那對話會多­麼巨大。這個噩夢,充滿了七嘴八舌、無限疑猜,有的角落謾罵,有的角落抓狂,有些放棄­了只能祈禱,有些瀕臨死亡發出譫語,有些因為驚魂已然失去了信仰能力,顧不得教條而怨­天尤人,一句話還來不及說完就斷氣了⋯⋯

我們現存的世界,是不是也總是隨意對別人判斷。用刀殺人會犯法,所以用言語殺人就盡情­?曾看到有個明明犯錯的人,卻在電視上嗆答:「不是神,誰也無法判我的罪」,結果這樣­的人,卻到處判別人罪,甚至不願意讓別人擁有平等的權利,看不見自己的歧視,還言之鑿­鑿假造事實,捏造他人的罪名,妖言惑眾讓不明事理的人輕易加入踐踏別人的行列。又,如­果不是神,就無法判你的罪,那麼,對你來說,不就代表法律一點都不重要?既然如此,修­改法律爭取平權,又對你有何差?這些綁架神的人啊,天堂真的會在你們的未來出現嗎?多­少軟弱的人格都表現在無數過剩的批評之上。

若集中營受害者當時想著,幾十年後的世界是否還有莫須有的罪?是的。當然,沒有那麼血­腥殘忍,但種種思想上的暴力,還是有好多人在面對。而你,在為這種暴力助紂為虐嗎?

這樣的歷史殘絕人寰,我們都會為這些犧牲者的人權抱不平。但,時至今日,還有多少人的­「基本人權」竟然荒謬到需要「他人」的同意。多少人將自己邪惡的思想,往別人身上抹?­那麼,髒的,是抹的人,還是被抹黑的人呢?

輕信並散播謠言的人哪,也請你們看看自己,看似無辜卻血腥滿滿的手吧。

然而,這就是我們還必須期待更好的世界,戰士們,請為你自己,奮戰到最後一口氣。

--

這次也是提供大家Live的版本,但因為是Live,現場演出時,在中段合音上我們有­所取捨,合音中有歌詞的部分在這個版本並未出現,但為求歌詞的整體性,在此我們還是打­上字幕,想聆聽配上歌詞的呈現,就請聆聽專輯內Disc 1的錄音室版本吧!

--

【詞曲/青峰 導演/李伯恩】

「這是眾人共謀的一個惡遊戲?」
「那火車不應該載我們到這裡!」
「個個幽靈像死了又死的魅影。」
「我是一個編號還是擁有姓名?」

「那毒蜘蛛懂得讓人手舞足蹈。」
「看!它們正要奪走凱旋的指環。」
「這裡甚至不容許粗糙的渴望。」
「時間是不存在的,讓惡夢餵養。」

「被逼迫著走了岔路,還能活著再見嗎?」
「移民」「俘虜」「同性戀」「吉普賽」「猶太」
「有沒有它這麼恨我們的八卦?」
「幾十年後,世界會不會還一樣……」

「令人憤慨的不是受苦,而是受這苦沒理由!」
「看官們,若有選擇,你會當受害者或劊子手?」

「它的綸音讓我們集中如螻蟻。」
「瘟疫的紅十字!」「痙攣的六角星……」
「被自己的夢吼驚醒多血淋淋。」
「給它一根指頭,它要我整隻手!」

「所有生靈加起來,也不值它一個慾望!」
「寧可站著死去,也不跪著苟活。」
「在愛仇敵之前,卻先恨了朋友。」
「住進一朵火焰,就成為螢火蟲。」

「因為他的不公才有了第一個殺人犯。」
「智慧帶來原罪!」「別用契約馴服我。」
「命運瞎了眼,誰能抓一綹頭髮?」
「天!毒氣已四溢,我逐漸失去我……」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脫下你的衣和帽!」「打開你的齒和嘴!」
「檢查你的心和腎!」「剝離你的靈和魂!」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為什麼要相信你!」「你哪裡會是真理!」
「誰管是不是經典!」「誰管有沒有頁數!」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蘇菲濕婆請解救!」「聖哲神佛都入墮!」
「輪迴涅槃誰操縱!」「如你一般怎麼做!」

「我!我的手!」「我的臉!」「我的瘋狂!」
「出草火大風大中!」「曉星早已經墜落!」
「גאולה... סליחה... תשובה...」「ॐ मणि पद्मे हूँ 」

「噓!別吵!想安穩睡個覺就等著進墳場!」
「喂!使者…有橄欖枝…我看到人帶來…」
「我很想…想到家…臉覺得快…快樂…」
「滿口譫語…數到七……或許我有…罪!」
「為何我有罪!」
「若我說祂也……

……。」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