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不公不義”的濫用

“不公不義”這個詞彙應該入選為最具煽動力的政治性用語。但是有趣的是:我們很容易說出什麼事情是不公不義,但是很難準確正面定義公義。

如果google“不公不義”,會得到好幾頁新聞,以各種短促激烈的言辭控訴各種不公不義;但是google“公義",Righteousness,這是一個來自神學的詞,是上帝,是耶和華,是神本性的正直,萬法之法,神之所行無不公義;或者是一般常拿來用的“公平正義”或單單“正義”(justice),(by wiki)"是關於適當安排社會內的東西和人民的概念,此概念是哲學、法學和神學歷史上不斷思考和辯論的話題。"

從上面資訊,也許我們可以先簡單的概括為:人類還不能清楚的用人類自身的行為準確定義何謂公義。也許真的需要引進一個完全客觀的存在,另外一個物種,一個獨立的維度,一個遵循的法則,才能準確給予公義,因為他和所有事物都沒有重疊(overlap),所以沒有私慾,也許可以做到公平。

身在台灣這樣不是一神教主導的社會,我們的神有各種各樣人性化的傳奇故事,我們又要怎麼定義“公義”?“公義”從這個角度來說,對我們的文化是一個外來詞,我們的道德文化傳承中有很多正義的故事,通常指稱俠客,但是什麼是“公平”?我想我們普遍不太理解。也許這是為什麼我們最近經常使用“不公不義”這個詞彙和概念,就像是牙牙學語的小孩子,試著在各種情況下濫用剛學到的新詞,一直到有一天正確理解用法為止。

這幾百年來科學的發展,我們不斷的強調人類的理性,提出了“公平”,“法治”,“民主”這些強調客觀的概念,而且使用在社會中,但是我們也同時放出了“自由”的主觀精神。自由的概念更加有趣:自由在民主政治中又體現為一種精神,自由就是對什麼是正確不那麼確定的精神(by wiki)。這些概念變數被丟進人類社會中,隨著各種各樣的頻繁使用濫用,我們有了今天的自由經濟,民選總統,小黨林立,媒體私有,資訊氾濫...然後繼續發展擴張。

禮記禮運大同篇描述的理想世界是: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為大同。
男人有工作,女人有歸宿,退休有保障,社會有福利政策,小孩有學校上,生活富足,沒有偷搶,沒有濫用資源,而且國為民有,賢能治國。經過了兩千五百年,我們達到了一些大同世界的理想,也甚至超越了一些大同世界的理想(像是兩性平權和多元社會的發展),可能還認清了一些可能永遠不會實現的理想(比如說資源的合理使用似乎隨著自由經濟而距離理想越來越遙遠)。不知道經過下一個兩千五百年,”公義“”自由“等概念持續在社會中繼續的使用濫用,會讓人類社會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