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TED: Multipotentialite



演講者提出了“Multipotentialite”的概念,鼓勵人生找不到專一志向的人,發現自己除了不孤單以外,世界也需要我們。是的,我也是一個從小就找不到人生志向的人,最討厭的作文題目就是我的志向,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學習和厭惡曲線都爬升的很快速,小時候媽媽也常用嫌棄的語氣貼我標籤表示我是個三分鐘熱度,但是三分鐘熱度錯了嗎?文化上很多借鏡偉人故事,倒果為因的成功模式(他被定義是偉人,所以他肯定是個成功的人,他的成就來自於他的過去每一個步驟,沒有這些,就沒有他,所以整體來說,他應該都要是對的,綑綁銷售的概念),也很多一分為二的對錯概念,偏偏界線又很模糊:專一,好,但要多專一才好,越專一越好嗎?

我曾經的偶像是費曼,因為又會玩森巴鼓,又做物理做得很開心,寫的科普我也看得懂(重點);一直到有一天,有人跟我說:費曼的興趣太多了,花掉太多時間,如果他把時間拿來只做物理,會有更好的成就。

以上的論述聽起來很有道理,文化上也是這樣告訴我們的,看看那些偉人,多少人是從小就找到天職。於是,雖然我不知道我的興趣算不算多,但我知道我的物理實在算不上好,所以為了讓自己的物理可以學得更好,我刪了大部分因為這些那些原因也許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的興趣,比如說純粹自己開心的網誌,錢坑很深的攝影,留下了怎麼樣也刪不掉的看小說的消遣。我很願意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而大刀闊斧的改變自己,我覺得這是很棒的挑戰,除了我忘了設停損點,而且錯設達成指標,達成指標不應該設在他人的認可,而應該是自己階段性學到的東西。

但是在我的改革下,做物理的成就(這裡指的成就對我來說是來自指導教授的認同)並沒有因此增加,我甚至試著拉緩研究的曲線,企圖達到細水長流的效果,但是水就是一樣多,我做得快是做這些,做得慢也是做這些,我很困擾,我開始懷疑自己不適合做物理,我的一天變得很短,好像只能做一點點事情。我小說成癮的更嚴重了,因為看小說可以找回我的專注。只是我還是一往情深的想著,也許只是時間還沒到,成效沒有出現......只是這樣想也許沒有錯,這樣做也許也沒有錯,也許我真的有了一丁點的進步,但是我的指標設錯了,而且我竟然沒有想過把自己改回來試試看會不會更好!

一直到爆發點到來,我才驚覺。代價是昂貴的,我離開了物理。也許物理真的是給專心致志的天生寵兒做的,除了費曼,但是我想到生養小孩的人生責任,大概會讓我離專心致志越來越遙遠。這個世界也許真的不需要那麼多平凡的物理學家,雖然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需要什麼,祂可能只需要少一點人類煩祂,亂七八糟烏煙瘴氣的。

Multipotentialite? The world needs us? 但是擁抱自己這一點,應該是好的吧?我相信人的一生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好,但是,別忘了擁抱自己。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