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TED:如何說一個好故事?

TED Andrew Stanton: The clues to a great story


說到表達這件事......

我有時候懷疑自己有溝通障礙,沒有做到一個好的表述,我想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很怕我的聽眾感到無聊。所以當我跟人聊天或溝通的時候,只要接收到一個聽眾的眼神轉移,我就會認為他們已經懂了我要表達的東西或者是對我的話題沒有興趣,於是我就會草草結束我的言論。這樣的交談模式我應該已經使用了二十幾年,大概是從學到“言簡意賅”這句成語開始,我就是它的忠實擁護者,說話時如果能用三句話說完,我絕對不會主動用五句話加以擴張說明。

過了這麼多年,我發現有時候大家聽不懂我的意思,也發現自己若是認真從頭到尾講一個笑話,就會有夠難笑,因為我會怕前面的鋪陳太冗長讓聽眾太無聊,於是在略微鋪陳後,要是發現他們的反應很平淡而沒有閃閃發亮想聽下去的大眼睛,我就會很匆促的跳躍式抵達最後的笑點,然後毀了一個笑話。當然最後我的朋友們是沒有跟我反應過很難笑這件事,只是我從他們乾乾的禮貌性笑聲聽出來他們根本沒有聽懂,但是再重說一次笑話實在太蠢了,所以我也就尷尬的呵呵帶過......敘述自己生活的流水帳跟想法其實我也是用一樣的表達模式。事實上因為我自己是一個從基因上很缺乏耐性的人,所以我就是用自己耐性的數量(這東西可以量化嗎?)去衡量別人的耐性,於是可能常常低估了他人接受度的可能性,也導致一個對話的交集很短暫,就往下一個主題開展,到最後我發現在和熟人聊天的過程中,我比較常是一個聽者,而且是常常會控制不住打岔問問題的那一種。有些人很可以接受這樣跳躍式的對話模式,有些人說話的方式就是要堅定的跟著預先設定的邏輯路線就算打岔也不會滑走。

這樣的我,竟然也會寫單向式的部落格文章,但是走的也是一個我覺得表達到了點到了我的意思,就會草草結束文章的自爽模式。不過我慢慢發現,字數少不見得是最有效率的表達方式,就像現代人要去理解文言文反而要付出很多力氣自己腦補很多部分一樣,也就是說,當讀者發現自己要花費過多心力去理解作者意思的時候,他可能不覺得值得就不願意做,於是作者希望的資訊傳遞就不會發生。每個人的生活背景不一樣,導致思考模式有差異,作者要是只是把意思點到而留了太多的白,讀者不見得會做出期望中的腦補。留白的掌握是一種經驗和智慧,這個演講中提到的其中一個說故事的技巧是“unifying theory of two plus two”,他說不要給觀眾4,給他們2+2。好吧,我得承認我看到這個理論的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不要化簡成1+1=2,我想我應該有化簡的強迫症...題外話。雖然他沒有詳細說明兩個2分別是什麼或者有什麼意義,但是他後面的意思是,故事是有組織和順序的,所以可以留一些空白讓觀眾進入故事自發的做出填補,不要給觀眾答案,而是給他們安排好的線索。(那為什麼不是1+1? 理解強迫症發作中...真的很想知道,我想他的意思應該不包括要人留一半的白...或者這句話本身就是陷阱,讓你一直想為什麼不是1+1或者2+3,因為2+2這個不是最簡式卻又對稱的問題好討厭,然後在鑽牛角尖的過程中得到更多的理解?)

我想我留的白也許不是不夠而是太多,所以我要學會的是在表達的過程中,適當安置多一些細節和次序,最大化表達的效率,也就是我寫的字數多寡和讀者填補空缺之間的取捨關係。 -- 覺得 很有挑戰性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