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

ARTICLE PAGE

人的價值?

我們有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同時也有留在別人想法裡的“印象”,哪一個比較重要呢?甚至,哪一個才是被塑造出的真實?

剛剛正好看到一個TED演講

演講者開啟的StoryCorps,用訪談的方式記錄下每一個人的故事,他的想法如同演講的標題: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有全世界必須聽到的故事。每個訪談都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從裡面擷取的幾段訪談中,我們一直看到人性的愛和良善。

但我們知道人性不是只有這樣的。在具名的世界中,我們樂於將自己表現得謙卑慈善,尤其是當你知道這幾分鐘將紀錄流傳幾個世代的時候,我們也許會挖掘出埋藏在心裡對父母及親朋好友的感謝,認真的說出口,然後感動得落淚擁抱,說出平常不會說出口的“我愛你”,於是世界看起來又和平又美好又似乎充滿了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氣。但是在匿名的世界中,不是這樣的,我們常常看到的反而是很多負面情緒,各種攻訐各種酸各種謾罵,當然也有人具名謾罵(尤其是政治議題)。

所以只收藏傳承良善的幾分鐘,這樣對嗎,會不會流於虛偽?我們都知道那不是全部的人性,真實的人會感謝的同時也會怨懟,到底是感謝多一點還是怨懟多一點大概跟當下的心情和荷爾蒙分佈有關,但似乎重要的是選擇將哪一件事說出口。懷抱感恩是讓人感到溫暖及希望的,所以我們通常接受“把感謝攤在陽光下,把埋怨藏在陰影中”;相對的,面對負面情緒需要相當高的智慧和力氣,因此若是反過來“把埋怨攤在陽光下,把感謝藏在心裡”,這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太考驗週遭人類的容忍力。所以若要讓社會和諧,是否就是讓大家學會把感恩表面化,然後把怨懟藏起來?

那要怎麼處理被隱藏起來的人性的“陰影”?陰影這件事會因為隱藏而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嗎?有些會淡化,有些卻很難,那要怎麼辦?

Duality


也許很多事情不是非A即B,我們也許應該同時接受兩個極端,接受人性的無私良善,然後接受人性的自私陰暗。




但是,聽起來就是一句接受現實,啊不然呢?

其實我們可能本來不會對接受這樣的現實有這麼多的糾結,我們的糾結多半來自跟自己學習而來的認知不同,教育重視道德的培養,我們小時候都寫過很多倫理道德的是非題:偷錢,錯;霸凌,錯;暴力,錯;黑箱,錯!然而看看這個社會,我們知道把事情搞大了,權利在身了,什麼都換個樣子變成對的了;然後這些曾經諄諄教育自己那些道德什麼的人們,現在語重心長地告訴你:「這就是人生啊!呵呵!」

我們其實就是活在一個血淋淋的烏托邦社會中,貧民為了社會秩序遵守各種規則,然後既得利益者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以“為你們好”為名。

所以說,如果要教改,也許應該回到原點想一想,教育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是讓人各種引經據典高談闊論,然後回歸一句:『這就是人生啊!』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